随缘ID:温尔。J2重度患者

【全职喰种】发个上下连在一起的。

1.

“你想好了么叶秋?。”

昏暗的手术室,莹绿色的培养皿,关榕飞戴上一次性消毒手套,回头看着手术台上的人。“成功性为百分之三十,而且一旦成功,你就跟人类没关系了。”“就算你因为把秋木苏偷出来而被CCG开除,也别这么自暴自弃啊,虽然你来协助我研究我挺开心的。”

“废话那么多,麻溜上。”叶修看着漂浮在培养罐中毫无生命特征的人体,表情毫无悲喜。“是时候让这件事儿浮出水面了啊。”


——“第十区出现了s级喰种!”

“妈的,哪里冒出来的?!以前有没有人见过他?!”

“等等,你们看他的赫子——”

“…这到底是什么怪物?!”

——“秋木苏的赫子很特别啊,变化多且无固定形态”。关榕飞懒洋洋的看着电视上的新闻,缓缓咧开嘴角,“千——机——伞。”

2.“

队长,你说那个君莫笑到底是什么来头啊,连冯主席都惊动了说让咱俩亲自去查啊,听说吧周泽楷也给叫来了,那可是咱们最后的王牌啊?”

黄少天仰靠在椅子上看着天花板,嘴上喋喋不休的停不下来,他侧过头,办公室昏暗的灯光下喻文州静视着眼前的白板,不同的资料文件被他粘贴在何处以记号笔连接,最后连成错综复杂却又中途断开的线。

“这事情,不好查啊。”黄少天趴在椅子上静静看着喻文州。“冯主席压根没跟我们说实话,你不会看不出来吧队长?”

“我知道。”喻文州的声音听起来依旧冷静而温和,他从铺满桌面的文件里取出一张照片。把它钉在了白板的正中央。“…这不是叶秋…和秋木苏?!”

“少天,”喻文州侧过头看他。“要查清楚这件事,我们必须找到叶秋。”“可叶秋现在在哪里?”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君莫笑,就是叶秋。”


——“听说过CCG的剑与诅咒吗?”

“和喰种战斗不一定得靠蛮力,我作战,更多的是靠脑子。”

“别以为队长行动慢你们就可以欺负他啊靠,想动他,问问我手上的库因克答不答应?!”

3.

“哟,大孙啊。”叶修推开门对办公桌后面的人打招呼。孙哲平抬眼看着他狠狠皱眉。“你怎么来了,这儿也是你们搜查官能进的?”

“我现在不是搜查官了。”叶修笑,拉开凳子坐到孙哲平对面,伸手从孙哲平眼前的盘子里头拿起根小指晃了晃凑到鼻尖嗅了一下。“不错啊,你今天这顿是个女孩儿吧?”

孙哲平愣住,赫眼瞬间蔓延眼眶。“叶秋你——”“

我现在是喰种,我叫叶修。"叶修笑,漆黑赫眼蔓延右眼,他看着孙哲平。“怎么样大孙,喰种总能跟你做生意吧,要不要考虑一下?”

“你的话,起码得给我这个数。”孙哲平随手比了个数字。

“成交。"叶修答应的爽快,孙哲平不再纠结叶修如何变成喰种的事情,他往后靠在办公椅上。望着叶修沉默半晌,欲言又止。“

张佳乐现在过得挺不错的。”叶修把定金扔在桌子上,看着孙哲平时刻眉峰微皱的双眼。“哥不在他终于能当第一了?真不容易,可惜最近又调来了个周泽楷。”

“只是大孙啊,他一直以为你死了。”“

他一直在自责。”


——“唐昊邹远,带张佳乐走,快!”

“妈的。放开我!大孙怎么可能一个人对付那种怪物!”

“孙哲平——!!!”

“抱歉啊孙哲平,我虽然给你换了个肝脏救活了,可惜用的是喰种的,你也知道嘛,我就研究这些玩意儿的——”

“知道,没事。“

“…你不打算去找张佳乐了?”

“我现在这样,怎么去见他?”

4.

“唉,动作挺快啊方锐。”

“那是,我好歹也是个S级喰种。”方锐随手扔开手里的断肢,朝着叶修咧嘴一乐还做了个鬼脸。“唉突然变成了同类我还真不习惯,见着你居然不用绕道跑了。” 

“说吧,来找我什么事儿?”

“我可以帮你把老林救出来。”叶修看着方锐的眼睛。“不过从现在开始咱俩得一起行动。”

方锐擦拭手上鲜血的动作顿了顿,他抬头看着叶修,漆黑的赫眼里透着和平时不符的锐利。“这么好心啊,我凭什么信你会帮我?”

“因为我也需要问老林点儿事儿。”叶修看着方锐,他抿在唇间的烟草燃烧着明灭的光。“老林正在经历我一个朋友经历过得事情。”

”那是哪怕人类跟喰种从来都在对立面上,我和你也都没法容忍的事情“

方锐沉默一会儿忽然乐了出来,他伸手用拳头抵了抵叶修的肩膀。

“有我在,你要做的事儿没跑了。”


——“好歹我曾经也是个s级喰种,你们要想找到方锐,就先跟我练练手?”

“林敬言!!你他妈的给我回来!”

“方锐大大,以后没我,也要好好睡觉,好好练习啊。”

“锐锐,好好活着,等我回来。”

5.

“知道么,第十区微草咖啡店的老板竟然是喰种。”

“你说王杰希先生?。”高英杰怔住,握着咖啡杯的手微微发颤。

“是啊,今天上午刚刚制定了讨伐计划,貌似是王老板跟君莫笑纠集了一群喰种袭击了当地搜查局救走了一个喰种,在撤退的时候被围观的熟人认出来了。”同事还在喋喋不休的说着,高英杰把头深深的埋进手弯,喉咙中发出压抑的呜咽。

喻文州推开玻璃大门,微草咖啡店中此时冷冷清清,周围的居民在一个小时前就已经全部撤离。

“是喻队长啊。”王杰希站在吧台后面抬眼看着喻文州,尺寸微有差异的双眼依旧是喻文州所熟悉的波澜不惊。“今天黄少天没跟你一起?倒是清静多了。”

“这个话如果被少天听到,肯定又会嚷嚷起来了。”喻文州忍不住笑,端起王杰希放在他面前的咖啡轻轻抿了一口。

“英杰最近怎么样了?”

“他很好。各方面都很优秀,是个很好的搜查官。”喻文州静静看着王杰希的眼睛。“除了知道自己像父亲一样尊敬的人竟然是喰种以外。”

王杰希垂眼,微微握紧了手中的咖啡杯。

“都隐藏这么多年了,为什么要这么做?。”喻文州微微皱眉。“这样一来,你当初安排了那么久的王不留行已经死了的假象也藏不住了,现在的CCG和你当年不一样,你不可能再在围剿下全身而退,哪怕有叶修帮你……

”“唉谁叫我呢,我这刚睡醒就打了个喷嚏。”叶修的声音从王杰希身后传来,喻文州看向从里屋走出来的叶修,微微笑了。“好久不见,叶前辈。”

“这么客气。”叶修笑,把王杰希手边的咖啡拿过来一饮而尽,颇有感慨的点了根烟道这是成了喰种后唯一能吃的人类的食物。

“你想知道为什么我们要这么做?你还记得乔一帆么,文州?”

“几年前执行任务时候突然失踪的那个孩子么,我记得他是英杰的孪生哥哥。”

“一帆不是失踪了,他是被关起来了。”叶修直视着喻文州的眼睛。“你有没有发现,高英杰跟乔一帆——甚至沐橙,都有个共同点。”

“作战时体能强于其他同期搜查官,并且…”喻文州微微怔住,沉默半晌才继续道。“恢复力强于其他人。”

“英杰跟一帆的父母,一个是喰种,一个是人类,而他们两个在早期却都是人类的样子。直到那次事件,一帆在遭到重创之后——”

“他显现出了喰种的特征。”喻文州垂眼静静看着咖啡杯平静的水面轻声道。“当时现场发现的三具残缺的尸体,都是乔一帆干的?

”“刚刚喰种化的人类对食物都会有克制不住的欲望,我刚刚变成喰种的时候睁开眼就想把关榕飞给啃了。”叶修半开玩笑的说着。“乔一帆在无意识的情况下吃掉了同伴,但意识恢复之后他对于身体的变化十分惊恐,紧接着他在这种状态下就被赶来支援的人发现了。”

“当时局里就像炸开了锅一样,因为所有人都知道乔一帆原来是人类,而且并没有接受过喰种器官移植手术,后来陶轩接手了这个事情。”叶修看着喻文州的眼睛“他手下的崔立和刘皓你应该清楚吧。咱们不是经常调侃他们是实验狂人么,为了搞出新型库因克,他什么事儿干不出来?”

“…你的意思是。他们把乔一帆——”

“他们对乔一帆施行了脑死亡,然后放进容器里头,当实验体。”叶修抿了口咖啡,语气听起来稀松平常。“他想研究出一种让搜查官总有喰种的体能,就像把日本CCG研究出来的新永久穿在身上一样。”

“不,他们想造出来中更'厉害'的东西,他们想研究一种不吃人的喰种。”

“可是我想。叶修前辈,如果仅仅是这个,不至于你背叛人类的阵营吧。”喻文州微微牵了牵嘴角,但他直视着叶修的双眼并无笑意。“仅仅是提升搜查官的体能的方法,并且乔一帆已经喰种化还吃掉了同伴,按理说,直接杀死都是不违反规定的。”

“啧,有时候就是讨厌跟聪明人说话。”叶修挑了挑眉,把咖啡杯放在桌子上轻轻摩娑着杯沿“他们还在全国抓捕可能产生这种变化的人。包括还是人类的,包括一些与世无争只想躲在角落里安心过日子的喰种,把他们逼得不得不出来反击,借此得到理由组织讨伐战再抓住。”

“…冯主席也会得到好处,所以并没有阻止?”

“将军需要立功才有继续升迁的可能,可这种做法只会让人类和喰种都有人开始忍无可忍。”叶修放开握在掌心的咖啡杯,静静注视着杯身上的裂纹。“比如我。”

“高英杰是不是也开始被盯上了?”喻文州道。

“从孙哲平的消息来看是这样,最近英杰的任务越来越超过他的能力范围,明显是想用这种方法看看他会不会变化。”王杰希往后靠在椅背上垂眼沉声,再次抬头双眼已经克制不住的变为赫眼。“你们CCG想搞什么我不管。”

“一帆已经出事了,如果再盯上英杰,那我绝对无法容忍。”

“这是底线。”


——“英杰,你将来想做什么?”

“想当搜查官。”

“当了搜查官,不但能找到当初杀了我父母的喰种究竟是谁。”

“而且如果知道微草咖啡店有位搜查官的的话,一般的喰种就不敢靠近了吧,店长?”

“啊…也许这样会有用,那么英杰,微草的未来可就拜托你守护了。”

7.

“叶前辈,送到这里就可以了。”

“那不成,这儿周围等着吃你这种白白嫩嫩的小年轻的人多了。”叶修把烟抿在唇间却并未点燃,成为喰种后连烟草的气味划过味蕾都会让人作呕,但抽烟已经成为了叶修的习惯。

“虽然我的战斗速度不太合格,但也不是轻易能被解决的。”喻文州微微一笑,直视叶修神色温和却犀利无比。“叶前辈想跟我说些什么?或者,告诉我那么多是为了什么?”

“劫喰种关押所的事情,我跟他是故意闹大的。”叶修笑,微微垂眼直视喻文州道。“动静这么大,又是王不留行又是君莫笑,还有个消失很久的冷暗雷,老冯应该得亲自出马了吧?至于刘皓,这么急着立功,应该也会来吧?”

“叶前辈不会想让我帮你对付主席和刘皓吧,”喻文州语气调侃,显然并不相信叶修会天真到这个地步。

“当然不是,我又不傻。”叶修正儿八经道。“不过我想让你帮忙的事儿。估计也没什么可能,但老本都跟你说了,不提些要求也不行啊。”

“明天的讨伐战,如果老冯让你来堵我,你跟黄少天能别插手?”

喻文州微微愣了一下,他沉默半晌,随即微笑。“虽然不能告知前辈具体计划,但我跟少天并不负责对前辈的围剿。”

“但是,叶修前辈。如果我中途遇上了你或计划有变,我和少天不会手下留情。”

“即使这件事情一等搜查官刘皓做的有些过分,主席的行为也欠妥。”

“但我是个人类,也是搜查官——我始终期待着人类的胜利。”

叶修耸肩露出我就知道的表情,他刚想再说些什么,喻文州却突然一愣随即神色复杂的开口告辞。

叶修有些疑惑,他回过头,懒散的表情瞬间凝固。

苏沐橙站在他身后。她看着不知所措的叶修微微笑了,神色温和却在开口时红了眼眶。

“终于找到你了,叶修。”


——“唉,苏沐橙你别激动别激动啊?叶修只是暂时消失而已怎么可能变成喰种,队长也只是随便说说而已你别信啊,是不是啊队长你快说话。”

“没事,黄少天,我没事。”

“他现在是人类还是喰种都无所谓,我从不在意这些。”

“有一丝可能我都会去找他,他在哪里,我就在哪里。”

8.

“回来这么晚啊老叶——嗯?怎么了?”叶修推门进来,端着盆水从里屋出来的方锐刚想笑着打招呼,就被叶修的脸色吓了一跳。“心情不好?”

“没什么,碰到苏沐橙了。”叶修回了一句便往里屋走。方锐站在原地愣了一会儿,最后叹着气摇头出去倒水了。

林敬言斜靠在床头,胸前及腰腹缠着新鲜的纱布,在实验室时由于注射了太多药物,他的愈合能力还没恢复。“醒了啊。”叶修随手拉过个铁凳坐在床边,“看不出方锐还挺会照顾人的。”

林敬言听着就笑,漆黑赫眼中神色温和得不得了。“现在锐锐不在,你要问我什么就问吧。”

“你们在那儿…啧。”叶修开口到一半又顿住,因为他发现林敬言听到那个地方身上的肌肉便紧张的紧绷,这让他有点儿犹豫。“就那个地方,他们拿你们做实验的具体内容是什么,能说么,老林?”

“有人类也有喰种,分开关,偶尔有发生变化的就挑出去。”林敬言沉默了一会儿似乎是在回忆。“常规实验就是分析基因构成,偶尔需要解剖部分身体构造,但一般都是人类跟较弱的喰种遭殃,A级以上的他们不敢动,怕遭殃。”

“还有就是尝试制作可以让人跟喰种相互转换的注射剂,用各种方法。”林敬言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确定方锐不会突然进门之后才继续道。“包括胚胎提取液和…。”他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静静的看着叶修。

叶修神色平静却狠狠的用牙槽碾着烟,抬手按揉着眉心,暴怒让他的赫眼不受控制的蔓延眼眶。林敬言察觉到气氛的凝固,叹了一口气引开了话题。

“明天你说的那两个人会在讨伐战人员里面吗。”

“刘皓从一开始就知道君莫笑是我,他看我一直不太顺眼,能保住秘密还能除掉我,不可能不来””至于老冯,这么大规模的讨伐战,没个将军坐镇也说不过去啊。”

“叶修。”林敬言抬头,静静看着叶修,“明天,请至少保证方锐能活着回来。”

“他一定会去帮你,为了报答你帮他把我救出来这件事。”

“但我希望他能活着回来。”叶修微微愣了愣,随即唇角咧出莫名有些悲伤的轻笑。“当然。”

“失去搭档这种事情,很受不了吧。”

方锐拉开门一脸嫌弃的说道叶修你到底出不出来老林刚醒过来没多久你缠着他说什么说,叶修忍不住乐,好好好行行行的走出去,脑海里浮现的又是漂浮在培养液中的秋木苏和在搜查官学校时笑容帅气的搭档。

如果我那时候,相信你说的话就好了。

苏沐秋。

——“叶秋,我跟你说个事。”

“嗯?唉你躺着说,出了那么大车祸还能保住命就不错了,你好好儿躺着别折腾。”

“…叶秋,你相信人类能变成喰种吗?我是说自然变化,不通过移植。”

“自然变化?不太…可能吧?”

“…那,如果我有一天变成了喰种,你会怎么办?”

“瞎说什么呢,咱们可是搜查官,跟喰种——”

“……好了,我知道了。”

“如果有天我不在你身边了,叶秋,你一定要好好保重。”

9.

“开始了啊。”警车嘶鸣划破夜空,雪亮灯光照亮天际,叶修把烟扔在地上踩了踩,手中拿着颜色艳丽的猛鬼面具。“怎么样啊,你们准备好了没有,尤其大眼你多久没打过架了,还能行么?。”

“行不行你不知道?”王杰希懒得搭理他,大半面容隐进兜帽露出未被眼罩遮挡的漆黑赫眼。他的身后站着王不留行的拥护者,服饰动作整齐划一,和当年叶修初见王杰希的时候一模一样。

相比之下叶修的身后除了一直抻腰活动筋骨的方锐和沉默不语的孙哲平就只剩下他在第十区游荡的时候捡回来的包荣兴,唐柔以及莫凡——不过够了,叶修知道。他们任何一个都能以一当十。

“那就上了啊。”叶修咧嘴一乐,抬手戴上面具将面容遮挡。“都小心点儿别死了,另外。”

叶修踩住栏杆边缘,脚下发力跃入空中,血红尾赫瞬间甩出虽叶修下坠张开如同嶙峋伞骨。“遇到刘皓,留着我来。”

“他干劲这么足,一会儿遇到刘皓不会直接给人撕了吧。”方锐笑,满嘴没边儿的跑着火车,晃悠到栏杆边单手一撑也跟着跃下。

“该我们了,走。”王杰希没有搭理方锐,转身走进身后漆黑夜幕。


“唉队长,我们这次不是负责追杀叶修吗怎么你突然要调组啊,我还挺想跟他打一架啊你知道吗我操我操我操他拍拍屁股当喰种了知道我帮他瞒苏沐橙瞒的多辛苦吗。”黄少天站在喻文州身边喋喋不休,听的同队的宋晓跟郑轩特别想先给他一下再去跟喰种对战,而高英杰则特别安静。握着手提箱的右手微微攥紧,他紧紧盯着眼前的夜幕。

喻文州看着他,清晰而整齐的脚步声自面前黑暗巷口传来,模糊人影慢慢显现,他看见高英杰的眼睛骤然睁大。

“…店长——”

“好久不见,英杰。”王杰希说着,身后巨大羽赫慢慢张开。

喻文州心下叹气,手中灭神的诅咒却毫不迟疑的甩出,他看着眼前的喰种,按住耳机声音清晰。

“冯主席,蓝雨第三小队已遇到王不留行,战斗开始。”


“啧,怎么好死不死偏偏是你,你这让我怎么下手?”方锐看着眼前的苏沐橙很是恼火,抬手挡住了他身后想要冲上去的包荣兴和莫凡。“咱们能当互相没看见么,趁你后面的人还没来咱俩还有台阶下你赶紧走。”

“不用啊,海无量。”苏沐橙嘴角带笑,眼底却平静非常。

“让他们上,我还CCG和陶轩最后一个人情。”

方锐还未说话,苏沐橙手中的吞日就已经轰隆袭来,方锐狠狠咂舌翻滚闪躲,放弃阻止身后冲上前的三人。“那你就小心点儿了啊,苏沐橙——”

方锐叫道,羽赫张开晶状箭矢倾泄而出。

“如果不小心给你杀了。叶修会打死我的啊!”


“哟老韩,怎么又是你。”叶修躲开眼前重拳,凶狠力道几乎让他背靠的电线杆拦腰折断。

“你呢,失踪几个月回来就成了喰种,怎么解释。”韩文清冷哼一声,神色平静看着跃上屋顶的叶修以及他身后蜷曲蓄力的赫子。

“哪儿那么多废话,变成喰种你就放弃打败我了?”叶修看着眼前的几人。“心脏杰小宋还有秦牧云,霸图一号组标准配置啊。”

“怎么可能。”韩文清包裹双手的库因克颜色腥红。“打败你这件事,一如既往。”

“那就上吧,老韩!”叶修笑,从屋顶跃下赫子骤然刺出。

“副队,现在怎么办?”宋英奇站在一旁有些焦急的对张新杰道。

“先别行动,但准备好,一旦队长出于弱势或对方出现破绽就出手。”张新杰道,镜片后的双眼冷静清明。

“把胜率提升到最高。”


张佳乐挡开眼前喰种的攻击,猎寻枪口火舌喷射子弹倾泄而出,他拉着身旁已经受伤的唐昊步步后退,顾不上擦去颊边腥红的血液。

“你们还没赶来吗?!”

“我们快到了!队长你再坚持一会儿!!”耳机里邹远的声音同样焦急,张佳乐狠狠咂舌,将唐昊安置到安全角落后继续扣动扳机。

一阵腥风夹杂血色从耳边划过,身后准备偷袭的喰种传来惨叫,张佳乐猛的回头,身材高大的男人浑身包裹进黑色斗篷,随手甩去撕开那个已经死去的喰种时沾染满手的血液,而包围张佳乐的几个喰种竟已经被悉数解决。

对方转身,大半张脸隐在兜帽中看不清明,张佳乐死盯着男人心中熟悉的感觉越发强烈几乎突破胸腔,他按住手臂上的伤口企图上前,对方却突然退后几步。

“别过来,张佳乐。”

“有些事情已经过去了,别再为了那件事做无谓的忏悔,你好好活着。”

男人的声音熟悉的让张佳乐几乎落泪。他看着对方转身跃上屋顶消失的方向大声吼道。

“孙哲平!!”


——“我需要你们帮我分散火力,当然,如果路上遇到刘皓。”

“杀掉他身边的人但别杀他,通知我,我会去找他。”

“该做了断了。”

10.

刘皓疾行在街道上,他带领的人已经寥寥无几,但诡异的是敌人看到他却不作攻击。有个身形高大的喰种在解决掉他最后一个队员的时候甚至没头没脑看着他对身边的女性喰种道“我看他像老大要找的那个人,你说是不是?”

该死。刘皓额头的冷汗不停落下,他狠狠皱眉,活命到现在不但没让他庆幸反而感觉糟糕透了。他感觉自己被什么东西盯上了。

一定是君莫笑。

而君莫笑就是叶秋,这件事情他比谁都清楚,他亲眼看见叶修撞破了实验,并且在之后跟陶轩提议让主席开除叶秋,最后又眼睁睁的看着他劫走了秋木苏,变成喰种重新回来。

而且刚刚陶轩在耳机里面说,苏沐橙叛变了。在打伤了对方的几个喰种后,苏沐橙将吞日对准了身后赶来的陶轩的队伍。

——“我对CCG和嘉世,仁至义尽了。”

这就说明苏沐橙已经知道了全部的事情,哪怕他活着回去了,也有可能被高层当做炮灰。简直是伸头缩头都是一刀的地步。

“妈的,叶秋你怎么不去死?!”堆积在心口的怨气被死亡的恐惧催化成愤怒,刘皓暴躁的对着空无一人的大街怒骂出声。

“我去死了谁来管你啊,刘皓。”头顶传来懒散的声音甚至还夹杂笑意,几乎是同时,红色尾赫划破空气直钉在刘皓脚下。

刘皓后退几步猛的抬头,叶修蹲在电线杆上已经摘下了面具,有玩漆黑而瞳孔猩红,身后尾赫盘卷在水泥柱上顶端尖锐。和秋木苏的赫子一模一样。

恐惧的冷汗划下额角,刘皓看着叶修强撑住平静。“你现在这个样子,还说关我?可笑,人类主动变成喰种,叶秋你也配当人类?”

“我已经不是人类了。”叶修从电线杆上站起来。“我的原则是不杀同类,所以刘皓,现在我心情一不好就能毫无压力的杀了你。”

刘皓微微怔住,被冷汗浸透的掌心攥紧手中的库因克。他沉默半晌阴沉着表情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按我说的做,我考虑放你走。”叶修道。“先把实验的所有数据全部销毁,再把全国的所有实验所都关了,喰种该收押的收押人类该放的放,最后,你和崔立跟老冯辞职。”

“这辈子别让我在CCG看见你。”

空气似乎瞬间凝固,半晌之后刘皓扶住额头,把头低下突然笑出声,笑声越来越大直到肩膀都在颤抖。“叶秋,你他妈的别做梦了!”

“凭什么你说什么我就要听什么,要不是你他妈的当初说老子不适合当搜查官,我至于在研发部待那么多年么?!要不是这次的实验成功,老子还他妈的得在研发部呆到我老死或者退休!”

“…你说实验成功了?”叶修的神色骤然冷下。他静静看着刘皓,眼底一直压抑的情绪即将破土而出。

“对,成功了。”刘皓咧开嘴得意的冷笑,从作战服中拿出一管猩红色的药剂。“所以叶秋,我凭什么听你的。”

“冯主席准备等实验结果出来之后再给它按个由头正式给储备进兵器库,可是我就是怕今天这个局面。偷偷留了一支在身上。”

“只要有了喰种的能力,叶秋你也不一定能杀了我!”“哦对了,你知道这一支的原体是谁么。”刘皓将注射器插进手臂,眼仁慢慢变得猩红,他看着叶修慢慢咧开嘴角。“苏——沐——秋——”

轰隆一声巨响,叶修的赫尾勒断了它盘绕着的水泥柱,叶修轻轻跃到地面朝刘皓走了过去。“那就不怪我了。”

“还有,不管是在CCG的时候还是我成了喰种。”

“你仍然打不过我。”


“队长?”孙翔疑惑的看着拦住他的周泽楷,不远处轻易可见叶修和刘皓的缠斗,他们接到的命令是支援刘皓,但此时周泽楷却不让他上前。

“不用管,撤退。”周泽楷一向温和甚至因为性格原因带着紧张的声音此时冷淡无比。

孙翔皱眉,刚想开口询问原因便被江波涛拦住。他此时的脸色也有些不好看。

“听队长的就好了。你们刚刚才来,不明白情况。”

“总之,这件事不插手的好。”孙翔不太明白江波涛话里的深意,索性他是个武斗派,没去考虑那么多接着对周泽楷道“刚刚路上看见了喻文州他们队,看起来不太好,搭了把手,既然不管这边,去那里?”

周泽楷侧头看着江波涛,江波涛微微一笑对他的队员们道。

“出发。支援蓝雨。”


——“什么?!刘皓死了?我不是让周泽楷去支援他了么,他人呢?”

“我们在路上发现了战况不利的蓝雨,于是支援他们去了。”

“江波涛,你们这是——”

“主席,在您责备我们之前——”

“我们队长有些事情想问你。”

11.

“哟,是老冯么。”刘皓的视频通讯器上,叶修的声音听上去依旧没什么精神,但他漆黑的赫眼和溅了半边面具的血迹还是让人感觉触目惊心。

“你的宝贝研究员我不小心给——”叶修举起刘皓血肉模糊的头在屏幕前晃了晃。“杀了。”

总指挥里瞬间发出惊呼,有些工作时间较短的女性助手捂着嘴冲出了指挥室。冯宪君的脸色很不好看,他叹了一口气。“你有什么条件,叶秋。”

“还是你好说话。”叶修呵呵一乐,随手把手上的东西扔到了一边“不过我跟刘皓说的话你从他身上的窃听器上已经都听见了吧,我的要求还是那样儿。”

”这件事要在苏沐橙在场的时候做,并且之后要让她毫发无损的出来。”叶修说着,失去一条手臂的王不留行沉默的站在他身后,旁边是正在擦手的海无量。

“别骗人啊老冯,如果你骗我,那不高兴的可就不止我们三个了。”冯宪君沉默半晌,他抬眼看着屏幕沉声。“好,我答应你。”

2015年7月,第十区王不留行及君莫笑讨伐战,失败。

但蓝雨轮回两队合力击败王不留行,断其一条手臂。三日后,王不留行在第十区消声匿迹,随后,君莫笑消失。

嘉世第四小队对象更换为邱非,陶轩,崔立驱逐出CCG,剥夺搜查官身份。


——“哎我说队长,那个苏沐秋跟秋木苏到底怎么回事儿啊,他到底怎么死的,刘皓的尸体怎么检验出来有喰种的基因啊,还有叶修到底让冯主席做什么啊,我怎么总感觉有不可告人的黑幕啊。”

“这件事情你不用知道的太详细,总之,终于结束了。”

“叶修他已经做到他想做的事情了。”

尾声.

“哎哟我去,老叶你猜谁来了。”方锐瞅着眼前的苏沐橙先是一愣,随即蹬蹬蹬上楼把还在睡觉的叶修拽起来。“苏妹子来了,你还不快点儿下去。”

叶修一边好好好马上马上的答应,揉着太阳穴披了件衣服晃悠下楼。苏沐橙坐在靠窗的位置点了杯咖啡,看见叶修下来笑着跟他打招呼。“下午好啊。”

“你怎么来了?”叶修坐在她身边,朝着吧台嚷嚷一声。“老板娘!你也给我杯咖啡呗!”

“ 喊什么喊,等我先把沐沐的蛋糕做了再说!”陈果的声音传来,隐约间还能听见她头疼的对唐柔说到底该放多少奶油啊,我又没法尝味道万一沐沐不喜欢怎么办。

苏沐橙有些忍俊不禁。“现在这样多好。”苏沐橙撑着头。“果果看起来真是一点心机都没有啊,很少看到这种不排斥人类的喰种呢。”

“我们这儿都是不排斥人类的喰种。”叶修习惯性把烟卷抿在嘴边。上次的事情结束后他跟方锐一行人到了十一区,正好碰上有人在陈果的咖啡店闹事,貌似是陈果店里收留了个喰种孤儿,结果父母生前的仇人来寻仇,陈果并不是什么厉害的喰种,却依旧梗着脖子挡在门口。

叶修一行人正好路过,索性就帮她解决了。之后询问了陈果店里的情况,叶修问她。“你们店里缺不缺服务员啊搬运工啊会计啊一类的?”

最后他们就都留在了兴欣咖啡店。

”前段时间我去第八区看王杰希,正好碰上高英杰去找他。”苏沐橙道。“他问他一帆到底怎么死的。”

“大眼怎么说?”

“他说都过去了,还说就是高英杰之前知道的那样,结果英杰还哭了,最后一句话没说就从中草堂走出去了。”

王杰希之后带着刘小别几个到了第八区,没再做咖啡生意,竟然开了个中药铺,他也不出面做生意,每天就在院子里晒太阳,偶尔有重伤的弱势喰种被送过来,动手做做急救。

“你知道么,老冯退休了。”苏沐橙继续道。“前段时间少天来找我说的,新的主席是江波涛。”

“居然不是小周。”终于喝到了咖啡的叶修一愣。挑眉看着她。

“周泽楷那个性格怎么干那种八面玲珑的活啊。”苏沐橙忍不住笑。“说起来,当初那件事,喻文州说是周泽楷找他说了些什么。”

叶修没说话,低头轻轻搅弄着咖啡,不一会儿有人推门进来,林敬言看见苏沐橙在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笑着打招呼,叶修指了指楼上示意方锐在那里。

“他怎么戴眼镜了。”苏沐橙很不解。

“人家现在大学里头教书呢,为人师表能不斯文点儿吗。”

二人又聊了很多,从张新杰怎么先跟韩文清告白又跟他说我喜欢你但你如果不接受可以当我没说不管你的事,搞得韩文清哭笑不得。到张佳乐加入了霸图,他还在找孙哲平但整个人开朗了很多。

“一切都好像告一段落了。”苏沐橙笑着,“哥哥现在大概也…”她没说完接下来的话,只是微笑的看着叶修。

“是啊,都过去了。”

年轻时候的苏沐秋,车祸后的苏沐秋,讨伐战资料里面赫眼冷漠的苏沐秋,漂浮在培养皿里面的苏沐秋。

自从知道真相后一直萦绕着叶修的梦魇和悔恨,终于告一段落。

他所遗憾的是他始终没能救苏沐秋。

不过幸好。

苏沐秋的血液正流淌在他的身体里,就好像他从来没离开一样。

                                                                                                           Fin

评论(8)
热度(114)

© 霜序。 | Powered by LOFTER